logo

  中文ENG
首頁
關於活木球
組織
本地賽事
國際賽事
香港排名
國際排名
培訓
相關連結
下載區
聯絡我們
 
「活木球」名稱的由來香港活木球的發展會長的話

 

『活木球』名稱的由來

活木球是根據英文WOODBALL的音譯及意譯而成,除了香港外,其他華人的地方均稱為木球。為甚麼香港不跟隨木球稱號,而要另行選擇呢?因為另一種運動CIRICKET板球已經在香港註冊成立香港木球會,所以我們便要把WOODBALL譯成活木球了。

發明經過
談到發明活木球的動機及研究改良經過,其過程曲折變化真有若夢想實現。在台灣土生土長的翁明輝先生,在事業經營有成之際,也像其他人迷戀高爾夫球運動,但是打完一場高爾夫球動軋花費四、五小時,加上他有感於興建高爾夫球場地會破壞生態環境。有一天他站在自家,台北市效外雙溪後花園中突發奇想,何不利用荒廢的山坡來從事休閒運動呢?於是家中樓梯木製扶手欄柱上的圓球,成了他心目中理想的球具,而球門及球桿頭的造型,則源自於平日好小酌一番的他對啤酒瓶及高腳杯的印象,就這樣憑著想像及發明的熱情,他與友人自1989年共同合作開發改良,不斷地針對球具的設計、大小、輕重型等研發改良,發展而成今日以紅木質材所製成的全套球具,由於質料佳且外型流線型,兼具了休閒運動及收藏珍品的雙重效果。

活木球係結合高爾夫球的揮捍與門球的推桿原理而成。但是活木球的球大且較重,沒有高爾夫球滿場飛的不安全;比起門球只能推桿無法揮桿的特性,更顯得趣味盎然。因此它的活動人口不限於銀髮一族,此外經濟實惠的消費是任何人均可花得起,堪稱適於男女老少參與的休閒運動。

裝備輕鬆簡便
由於發明活木球的靈感源自高爾夫球,因此有人稱它為『高爾夫球的弟弟』。雖名為高爾夫球的弟弟,但玩起來可比高爾夫球輕鬆愜意且平民化許多,它只需一支球桿:長約80-100公分,重約800公克;一個球:直徑92-98公分,重約290-410公克。將球打進球門便可。發明人翁明輝先生將高爾夫球與活木球做了一個巧妙的譬喻:『高爾夫球具一套十四支,使用起來有若西餐餐具般繁複,而活木球就像中國妙用萬能的筷子,只要一副便足夠。』果真是一語道破活木球運動的特色!

只要一片綠地即可享受揮捍樂趣
想滿足揮桿的樂趣,你不必像打高爾夫球得大老遠跑到郊外場地練習,也不必承受環保人士大加撻伐破壞自然生態的罪惡感,因為活木球運動只需一片草地。

一般而言,標準的活木球場地有十二個球道,每個球道寬約六公尺,距離長度在35公尺至100公尺內,視地形及面積大小得酌情調整,球道中可設障礙物,以增加困難度及趣味性。

活木球入門要竅
活木球是一種簡單易學的球類運動,但若想打得好,可得用心揣摩技巧。活木球的每個球道寬約六公尺,長度超過三十公尺以上,球員應立於發球線後方,面對球門準備發球。

準備發球時姿勢為雙腳張開與肩同寬,球置於前方,與雙腳成三角形。此時雙目注視球門並調整方向,確定方位之後,便正視前方的球,不必再看球門,雙手握T型球桿,以雷同高爾夫球的揮桿動作,轉腰擊球。最理想的狀況當然是一桿進洞,亦即球擊中球門中間的球杯,穿過兩支球瓶滾到球杯後方或超過球瓶中線才算進球門。當球擊中球杯時,球杯會旋轉並發出聲響,有若乾杯,趣味十足。

當然一桿進門的情況較少,一般而言,揮桿之後,便是推桿,這時就得考驗你平時練習推桿動作的純熟與否,越努力的人,所需桿數當然越少,技巧不足者,自然相形之下較為多桿。活木球的計分原則以桿數最少者為優勝,與高爾夫球有異曲同工之妙。

打完一個球道後,你可順序打下一個球道,比賽時十二組選手可同時在場內不同球道上作賽,打完十二個球道,花費時間大約四十至五十分鐘。

假日時不妨與三五友好相約打活木球,遊走於悠悠綠草之間,恣意享受沐浴於大自然的快意與閑適。如果你也想嘗試高爾夫球揮桿的樂趣及優雅的打球姿態,何妨試一試由中國人自創、平民化的運動 – 活木球。 

(部份內容摘錄自1994,7月號新休閒世界雜誌)

香港活木球的發展 
周冠華先生        

活木球這一門體育活動,能夠流傳到香港;一方面是出於偶然的機會,另一方面則屬於大學生體育交流的成果。

整個發展的歷史始自九五年的夏天。

那年暑假伊始,香港科技大學的男女子手球及籃球代表隊出訪台灣進行體育交流及訪問。承蒙木球發明人中華台北木球協會理事長翁明輝先生及協會秘書長張添福先生熱情款待及引導,在台北護理學院進行女子籃球友誼賽之餘,我們的學生終有機會第一次接觸到木球運動,並在台北護理學院的木球場上作揮桿、擊球等基本練習。可能運動員具有先天良好的運動機能,同學們在短短時間內,都能初步領略到木球的樂趣;另一方面,又同時感到木球運動「易學難精」的奧妙之處,挑戰性大為增加。
   
同年七月,經翁理事長及張秘書長的策劃,中華台北木球協會終於組團來港訪問。在緊密的行程裏,為求達到在香港推動木球發展的目的,這一批木球專家及愛好者,在香港科技大學學生事務處及學生體育聯會的協助下,首次舉辦了木球研習講座,當時出席講座者凡五、六十人之眾,並以本地大專及中小學體育老師為主。各參加者除有機會了解木球發展的起源外,更有機會一展身手,親身感受木球的樂趣。
     講座舉辦過後,木球運動在香港的發展,並沒有想像般一帆風順。缺乏球具、苦無經費、資源緊拙、使命感不足及時機未成熟等皆是主要的阻礙因素。可是,反觀香港以外的地區,木球運動的發展在「木球之父」翁先生過人的魄力及財政上的支援,輔以張秘書長默默耕耘之下,幾年間已成功登陸東南亞各地;例如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柬埔寨和越南等。而遠至東歐的匈牙利,亦已開展活動。在中國方面,幾個主要城市如北京、瀋陽、上海、廣州及海口等地的大專院校,均把木球運動列入學校體育課程內,而且更成立多支隊伍比賽。九九年三月,木球更成功推廣至日本。
    
直至九八年五月,木球在香港的開展終遇上轉捩點。當時,翁先生有感我們在推動木球時身處的重重阻礙,毅然慨贈五十套木球用具給當時正在籌組的香港活木球協會。並且邀請我們組隊參加於九八年八月底在中國瀋陽市舉行的第一屆亞洲體育節木球比賽,以及其後舉行的多項賽事,皆讓我們對木球有更進一步的認識。突然而來的「使命」,得翁先生誠意的感召,以及科大體育組同事們、林大輝先生和鄺國鑑先生的熱心支持和參與;最後,木球終得以科大為發展基地,在香港起步發展。

從開始介紹木球活動、基本的球技訓練、培訓及甄選代表隊、以至籌措經費等事情,我們逐漸發覺成立總會,以便為吸納志同道合之士,共同推動、進行規劃及整體發展木球會務的迫切性。經多月來的努力和掙扎,香港活木球協會終於在九九年三月成立。而活木球亦正式被列入一九九九年第四十二屆香港體育節項目之一。
    
活木球自九八年九月開始,便正式列入香港科技大學的基本體育課程內,而科大職員活木球隊亦相繼組成,球員的訓練漸具規模。與此同時,九八年下半年有多項國際性比賽舉行,提供本港球手觀摩及與外地球手切磋的機會;「取經」的場合包括九八年八月下旬瀋陽的第一屆亞洲體育節、十月初廣州體育學院四十週年校慶的木球賽、十二月泰國亞運的表演賽,和九九年一月在台北舉行的兩岸三地「城市盃」木球賽;各參賽的運動員透過賽事,確吸收了不少木球的技巧。另外,亦認識來自各地的朋友,真的達到「以球會友」的目的。趁比賽之餘,本港球手也參加了在瀋陽市舉辦的裁判訓練班及在台北舉辦的教練訓練班;現時本會擁有五名合格裁判及教練。
    
縱觀現時木球的發展形勢,以台灣一地最具組織及規模,在中華台北木球協會的領導,以及當地政府及奧委會的鼎力支持下,台灣各縣、市、鎮及各大專院校、中學等大都組成了木球隊,並舉行經常性的比賽,將木球推廣為家庭餘暇活動。在馬來西亞,當地的木球總會亦爭取到政府撥地興建場地及毗連渡假村,成功將木球活動帶進家庭成為休閒活動的概念。同時,由於馬來西亞男運動員都具有高爾夫球的底子,技術轉移容易,加上勤於練習,訓練有素,令到馬來西亞的男子隊在國際賽中屢奪冠軍,與台灣女將各領風騷。此外,中國大陸及泰國等運動員的球技近年也見進步。至於起步稍遲的香港亦可望追上,個別運動員在個人賽中亦曾進佔前八名位置,而隊際成績則有待整體水準的提升及在比賽中保持平穩的發揮。
    
由於活木球比賽須在草地上進行,香港寸金尺土,可能是最大的障礙。現時的發展路向將以各大專院校及各地區組織為主,爭取使用公眾運動設施,作為推廣和發展的首要目標,從而提昇本地運動員的比賽能力和水平;另一方面亦會推廣成為一老少咸宜的活動,透過木球活動可望加強家庭成員間的聯繫和溝通。

 

會長的話

體育在我成長過程中的影響,的確不少。打從讀書時期,我便開始熱愛籃球,經常代表我的母校皇仁書院,於課餘時與其他校際隊伍在球場競逐,互別苗頭;其間,亦曾代表香港,征戰海外。從小,我便與體育有緣。而這一種緣份,亦讓我認識了一班對體育充滿熱誠的好朋友。大部份的運動員在結束運動生涯後,都紛紛轉投教練的工作。而我和這一班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卻選擇利用自己的閒餘時間,協助向社會各個階層推廣體育。特別是一些新興而又合適大眾參與的體育活動,都是我們近年戮力推廣的重點,我在80年代推廣的彩艇活動,以及現時參與的活木球推廣及發展,亦是這個原意。

活木球是一項適合三五知己、一家老少,無分性別,一同玩樂的體育活動。既可一人練習,亦可多人同樂。活動不單不求力鬥,更強調自我成績的超越。只需一枝木球桿,一個圓型的細小木球和一個形狀獨特的球門,你便可以輕鬆揮桿,漫步草地,一展身手。

這個活動創自台灣,原名「木球」,玩法近似高爾夫球運動;我們在名稱前加上一個「活」字,一則取其音近英文名稱「Woodball」,二則與這個活動本質生活化、平民化、靈活性高有關。球具既簡單,又不昂貴;場地要求也不高,玩時只需在草地上插上球門,玩後將球門拔走即可,任何時間,只要興之所致,即可進行。

我們願意與大家一同分享活木球的樂趣,亦期望這個體育活動能在香港廣泛流行。